林之助紀念館,位於柳川西路、民生路口旁。

說起這地方,水星人以前每次到著名的民生路鵝肉店吃肉喝酒時,

車子常常就放在這棟建築的門口。 

林之助紀念館今年六月開張後,

我們探圖循線探訪,一走到門口才猛然覺得汗顏,原來這裡這麼的美,

而且是深富歷史意義的古建築,

我們以前還傻傻的稱這裡是「民生路鵝肉店旁的廢棄老屋」,實在是太失敬了啦!

 

林之助紀念館,即是台灣膠彩畫之父林之助,

在戰後任教台中師範學校(即現今的台中教育大學)時的學校宿舍,

也是林之助教授的創作畫室。

他在此居住了整整六十年(1946年入住,至2006年因校方收回宿舍而遷出)。

這棟歷史建築,約興建於1941年後,是日治時期典型的日式官舍建築,

一開始即作為台中師範學校之附屬宿舍使用。

這裡不僅保留了有關林之助教授的歷史空間與文物,

也見證了台中市柳川沿岸的都市發展。

 

 

 

目前開放的林之助紀念館,即林之助畫室的歷史建築,

本身的範圍不大,但連同紀念館周邊,

也就是包覆在中華路、柳川西路、民生路、大華街這一區塊的大部分土地,

都屬於歷史建築登錄地籍範圍,

未來仍有文資再利用空間,因此精彩可期。

參觀林之助紀念館,

可從認識林之助教授其人及其事蹟、膠彩畫、

和歷史建築本身與柳川繁華等角度欣賞之。

 

 

林之助教授生於1917年,台中大雅的仕紳望族之後。

國小五年級(1928年)赴日留學,中學畢業後,

考進帝國美術學校東洋畫科,亦即現在的武藏野美術大學。

1940年,他以「朝涼」一畫入選當時日本最高的美術展覽「帝國美術院展」,

獲得極高的榮譽。

畢業後,林之助投入日本畫家兒玉希望的大師門下,深得大師器重與賞識。

但另一段傳奇也自此展開。當林之助想回台創作時,

竟遭恩師大力反對,他原先想先回台取得雙親諒解,再回日長居,

不料在回鄉返台的船上,太平洋戰爭爆發,也因此打碎了林之助再赴日發展的念頭。

戰後,林之助先生受聘省立台中師範學校,也於1946年遷居至林之助紀念館的現址。

除先後在台中師專、東海大學美術系任教外,

也自第一屆起連任36年的全省美術展評議委員,以及省展評議委員、顧問。

為推展台灣及中部地區的膠彩畫、美術運動,不遺餘力。同時也從未停止創作。

直至2008年,以92歲高齡,於洛杉磯寓所辭世。

 

 

林之助紀念館,以重現林先生的生活情境、創作展示為主,

同時兼具膠彩畫推廣展示中心。

一入門,撲鼻而來的檜木香,讓人精神爽朗,一種悠然寧靜的氣息也隨之漫佈。

入門迎接賓客的畫作,是林之助先生於1943年,

曾獲日治時代官方府展特選第一名總督賞的「好日」,

映上門櫺外夏日綠葉的景色,這「好日」賞來真有另一番情趣。

 

 

入館的右側房間,是林之助先生工作的畫室重現。

滿牆的色調顏料,以及桌上擺放的工具,就是膠彩畫的主要工作材料。 

 

 

膠彩畫採用的是礦物磨粉的顏料,與動物膠的混合。

林之助先生也是提出以「膠彩畫」取代昔稱「東洋畫」,

以為正名的提倡與推廣者。

因為,對應於油畫、水彩畫、墨彩畫的劃分,膠彩畫是合理的稱呼。

此外,膠彩技術應用於畫作上,早於中國古代即有,非日本人所創。

況且,膠彩畫能更廣泛的應用在多種材質的表面上,

如紙、絹、麻、木板,色彩更鮮豔。

下圖為鹿膠,與加熱用的膠鍋。 

 

 

畫室另一隅的沙發座椅、茶几,牆上的畫作,窗外的風景

如果就這樣坐在這裡,發呆或看書或看畫,度過一個午後,真是愜意。 

 

 

林之助先生的半身雕像。

林先生不只鍾情美術,

也有著廣泛的藝術興趣,對文學、古典樂、甚至踢踏舞,都有所長。 

 

 

同時展示林之助先生的畫作專冊,以及導覽介紹 

 

 

另一邊的房間,展示林之助先生的一些用品與褒揚令。

上圖的右邊,是林先生的高爾夫球用具與球鞋。

下圖則是一些獎狀,還有先生親筆非常工整的流水帳。 

 

 

這個房間的上頭,刻意露出屋頂內部的結構,

可以欣賞其日式建築的材料與形式

牆上掛著的,是林先生最愛的主題,孔雀。 

 

 

屋內走道上的牆面上,掛示著林之助先生幾幅代表性的畫作。

下方上圖即為前述,入選帝展的「朝涼」。

林之助先生也強調「感覺寫生」,

花的主題高雅而有詩意,具有巧妙的情境與情感。

 

 

每個轉角處,也有小型的畫作展示。

畫作為複製版本,因此參觀者可以在紀念館中自在的取景拍攝。 

 

 

角落有林之助先生相關的文創商品,

購買這些文創商品,也是為林之助紀念館小額募款,

因為紀念館不收門票,免費參觀,

因此能有多點基金,期能長續經營,讓更多人能夠欣賞到這個紀念館。 

 

 

內側的一個房間,非常日式的裝潢,

窗外對著是後院的景色,陽光灑落,樹蔭搖晃,

當下有種強烈感覺,應該要來個林先生愛的古典樂,

再配上一杯咖啡--林之助先生還曾開過一間孔雀咖啡館呢! 

 

 

這些文創商品,真的有潮的感覺。令人愛不釋手。 

 

 

桌上擺著一本資料集,

是關於林之助的簡介、畫風轉變、還有一些有趣的行誼事蹟。

可以好好的坐在此欣賞,體會林之助豐富、美感、又誠摯的一生。 

 

 

都說來這裡會變文青了。是不是呢?

不過老實說,夏天午後外頭實在太熱了,

這館內有涼風,有檜木香,有生動鮮活的畫作,

水星人只是不太想出去曬太陽罷了….. 

 

 

紀念館後方庭院的景色。

整座建築,真的好美。一種悠然的美感。四季都會有不同的感受吧。 

 

 

老樹。後方的籬笆,籬笆的後方,

如先前所說的,期待它未來也會開放,這樣子環境一定會更棒的。

特別指出,下圖前方的小建築,有木門的那座。

那是廁所。有人專程散步來此,只為見見這廁所一面。是真的。 

 

 

屋簷內側,木格窗櫺。建築側翼,屋頂、屋簷。

真的,怎麼看,每個角度,都好好看。心情好好的感覺。 

 

 

其實水星人看過一篇報導,林之助先生畫了不少關於柳川當時的景象。

這是從柳川上民生路的橋上拍的遠景照。

林之助紀念館目前開放的部分,整個空間並不大。

如果隨意走走,不拍照、不看畫、不坐一下,大概十分鐘就走完。

但我後來想想,這座建築本身是與柳川的氣息相連的。

林之助先生的美學精神,與柳川繁華凋落,有著一種反差性的呼應。

林之助有一幅1989年的「柳川陋屋」,雖畫名言陋,但還是美化了。

陋屋的木色、綠色、川水與天空,感覺不髒不亂。

但當我們走幾步路到台中文學館,看到余如季先生的柳川寫真,

小時候柳川的髒亂落後景象,甚至都覺得可以聞到惡臭。 

 

 

 

 

而且,從林之助紀念館,沿著柳川,走到台中文學公園,

這條我們心目中的「台中柳川藝文廊道」悄悄成形了。

未來,柳川水流再清新些,綠植被再豐滿些,

兩旁的柳樹老樹再茂密些,如果還能玩水躺沙灘,再就太完美了…..

 

台中西區小旅行「柳川藝文廊道」【林之助紀念館-柳川-台中文學公園】下篇

一起台中城市漫步體會「小京都」風華再現

 

 

 

 林之助紀念館

地址:台中市西區柳川西路二段158號

電話:(04)2218-3652

開放時間:週二-週日 10:00-16:30 (週一及國定節日公休)

免費參觀,可預約導覽

聯絡信箱:chihchu@gmail.com

官方網站:http://www.linchihchumemorial.com.tw/

臉書粉絲團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LinChinChuMemorial